使平話講「死刑」會使𣍐?

福州野価後生囝乞時行倛影片配音,譬如講《機器貓》《蠻笑漫畫日和》,去宣傳福州話。伊各儂配音倛時候,都將趁字幕來看有仂囝講書語倛臺詞換成口語。我以為嚽伓著勢是因為今旦講福州話倛變少去了(寫遘嚽呢我下意識想寫「式微」),但是仈曾看福州話基督教《聖經》裏勢,也總款翻譯,譬如講「無始無終」寫成「無起頭無煞尾」,見覺野奇怪。佪我準哩,古代福州話就𣍐正規,故此總款翻譯,福州儂會聽會意。乍聽了蜀隻廣東倛配音組乞蜀隻日本動畫倛預告片配音,裏勢有蜀句「被判死刑」,嚽是比喻,就是講這隻儂會死。我想廣東配音肯定會講「死刑」這兩芘字,但是伊各儂也講會死,避去「死刑」者書面辭。廣東話有夠正規了,結果固總款翻譯?雖然著香港書面使官話白話文,但是也是使廣東話講,廣東話講書語,夫塊儂應該當會聽,留下「死刑」這芘詞,伓損失蜀隻文藝作品「修辭」倛信息,理固宜然。但是伊各儂講了會死。唉,這翻譯倛道理固盡深,我固着好好探究。

知乎懸頂有蜀隻號𡅏東南西北倛儂,使漢語拼音寫文章,伓寫漢字,讓大家審視口語共書語倛關係。趁嘻時候,我就反思寫福州話倛時候加教會羅馬字版本倛必要性。但是介蔣講,我落筆固是愛寫書語,其一我兩個聲——嚽也無辦法,其一伓寫書語我也𣍐爽快。

留下评论

攀讲

%d 博主赞过: